马承愚:58岁去援疆

       58岁,在很多人看来不是“折腾”的年纪了。东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马承愚,却在58岁这年从上海来到5000多公里外的新疆喀什,成为第八批上海援疆教师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喀什是祖国最西部的一座边境城市,距离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仅50公里,气候干燥。2014年2月,初到喀什的马承愚流了一星期的鼻血,手脚裂开一道道口子,第一个学期下来还患上了肺炎。可暑假回上海治疗还没结束,他又马不停蹄返校上课。

       协助喀什大学筹建环境工程专业,帮孩子们圆梦,带教青年教师……马承愚用满腔热情和一心为学的态度,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承诺,赢得了当地师生的尊敬和爱戴。

       刚到喀什大学不久,了解到这里的环境专业学生到了大三却连《化工制图》这门基础课还没上,也没有其他老师能胜任,马承愚主动请缨,承担教学任务。没想到,第一次讲完课布置作业,就有少数民族学生直接说:“听不懂!不会做!”马承愚反思了一晚上,第二天就从附近的建材市场购买材料,连夜赶制模型等教学用具,还千里求援请上海的领导同事快递教学动画光盘和辅导教材,找学校领导协调投影仪等设备。自制教具来来回回返工了几次,但拿到课堂一演示,学生们就乐了:“听懂了!”

       发现当地的教学计划中没有开设“计算机辅助设计”部分,马承愚又坐不住了。“如果这里的学生还在接受30年前用铅笔橡皮制图的教育,那么意味着他们一毕业就落后于工程实践的发展需要。”于是,马承愚给学生们额外开设了《AutoCad计算机辅助设计》课程,用自己从上海带来的机器把实地参观的场景拍成照片、录成视频,提升课堂教学效果。

       吐尔洪帕夏是喀什师范学院附中的一名维吾尔族女生,梦想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但家庭不富裕。了解到她的心思,马承愚利用暑假回上海的间隙,收集新疆当地短缺的美术辅导资料,从上海背到了喀什,还为她联系高考美术补习班,帮她缴纳了部分学费,带她参观美术展览。

       维吾尔族男孩儿艾斯卡尔的父母身患疾病、没有工作,他的梦想是考上上海最好的医学院,学成后回新疆做医生,帮助和父母一样的病人。马承愚就专门挤出午休时间,为他复习辅导。

       援疆的日子里,马承愚常常比在上海还忙,女儿心疼:“经常给老爸打电话打不通,一周三天给本科生上课,还有两天给少数民族孩子辅导功课。”辛苦是辛苦,可在马承愚看来都是值得的:“孩子的梦想是最可贵的。作为共产党员,帮助他们成为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我责无旁贷。”

       “援疆光靠‘输血’不行,关键还在于增强‘造血’功能。”马承愚深知这一点,抓紧带教青年教师。说起古丽戈娜和努热曼古丽两位维吾尔族年轻教师“徒弟”,马承愚很开心:“她们都是从‘内高班’(少数民族内地高中班)考上内地知名高校,然后毕业回新疆工作的,基础都不错,就是缺少必要的指导。”如今,两位青年教师都有高质量学术论文发表在权威期刊和国际会议会刊上。

       马承愚说:“我要努力把上海的先进教育理念和方法带过来,多在新疆撒些教育的‘种子’。我走了,年轻人还可以接着干。”